My Fault

发布于 2021-06-29  194 次阅读


所谓没有真正的自由,究其本源,还是由于人的自由都来源于凌驾于他人之痛苦或其他喜怒哀乐之上,得到真正自由的人,往往站在最高层。他们有本钱,也有自信这样做。

而我们亲爱的衡水中学,打响了一场阶级斗争。他让原本不爱学习的学生,变成一个个学习的机器,如此便能推翻阶级固化。而衡水也是被迫无奈,没有其他方法能带动蠢驴,那就压死他们,让他们寸步难行,却转头一看,已越过其他蠢驴遥遥千里。虽质低,却比不过量大,清华所剩无几的裸分名额,便是留给这一群敢拼命的书呆子的。

而进了清北就能打破阶级固化吗?哦,亲爱的,固然不是了。最终这样的崇高梦想与目的,竟变成了功利之举。我是乡下来的土猪,我想拱城里的白菜。多可悲啊,他们的本心却变成了清北为目标,却没有根本的人生理想与目标。我为什么要考清北?父母说,考清北便有光明的前途。那么这些人,懂得自己有什么光明的前途吗?

脚踏实地,也要仰望星空。没有目标与理想的人,竟然一路进了清北学府,他是图了什么,这又是清北多大的损失?因此实际上我很赞同清北大幅增多的除裸分外的其他招生途径,有力筛选了有一技之长的聪明人。

有些小灵感转瞬即逝了,就不再写了。


三叶望久,往复新秋。